愛與敗家的黑歷史(搬家至痞客邦)

關於部落格
一段愛與Figure、ACG,有宅有腐又敗家的黑歷史
  • 21175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福音戰士新劇場版Q:You can (not) redo


BD前面的巨神兵短片,就只是宣傳片,跟Q無關,所以就跳過它
進入本篇後的前6分鐘,之前也放出來過,大致上差不多,就是宇宙戰初號機與真嗣的奪還作戰
二號機作戰畫面不論速度感、流暢性都常漂亮,以宇宙戰當開場是很吸睛
而且在二號機危急的時後,明日香還慣例大罵:笨蛋真嗣,想想辦法啊!  來滿足傲嬌控們的喜好
所以小露眼睛就大殺四方的初號機,以滅絕敵人收尾,安然降落
最後,以薰遙望星空中墜落的初號機,喃喃自語:「等你很久了,碇真嗣」 來做第一小段的收尾
這部分跟之前公開的差不多,所以就不多說了,我唯一發現的不同點只有瑪莉的唱歌
另外就是就「人造使徒」的出現,新設定、沒解釋為何有,啊...反正就當它是敵人就好
如果連這種事都要思考,後面要想得肯定想到爆腦...

 
當真嗣醒來,還沒搞懂狀況,就面對到艦內人員皆以仇視的眼光看待他
唯一熟悉的美里小姐,更是用極為冷淡、幾乎無視的方式對待
然後還測試了銬在頸部的DSS,一副把真嗣當仇人、叛徒般處理,直接叫人把他丟去隔離室
不過此時敵方(人造使徒?)來襲,只好立刻進入戰鬥狀況
當真嗣透過窗外看到被派出二號機,對於發現明日香生存露出了開心的表情
接著「很積極」的要求要幫忙,喊出了:「初號機在吧,我來駕駛!! 我要幫助明日香」這種熱血的台詞
這樣的真嗣想必是觀眾所期待的吧
但是馬上看到的是大家憤怒的表情,律子直接打槍:「不需要你來駕駛EVA」
當真嗣積極在問那他該作什麼好?
美里擺著跟碇源堂沒什麼差異的神情說:「你已經什麼都不需要做了」,直接不管真嗣就離開

然後進入也是氣勢磅礡的戰艦戰鬥篇,以戰艦起飛大甩敵人的方式取勝
這段也是大場景、華麗戰鬥畫面,雖然有人認為這混進去Macross還是白色木馬號了
不過我覺得就是戰鬥畫面嘛,要新要炫就是會走向宇宙戰啦、有飛行戰艦啦這種更高科技的走向

 
戰勝之後,這群人終於想到該跟真嗣解釋一下狀況了
首先因為真嗣記得的最後記憶就是破最後的救到零的狀況,所以直接先爆給他已經過了14年了喔~啾咪~
還有初號機被拿來當戰艦的核心,還有你的同步律是0,所以你也不能開了喔~真是太棒了呢~
另外脖子上的DSS是防止覺醒的炸藥,我們可以直接爆掉你喔~開心嗎?
然後明日香進來之後,直接就被明日香隔窗尻了一拳,重擊的力道還震裂玻璃
接下來也只是被居高臨下的責備一番,然後就又被丟下了
完全莫名其妙的真嗣只好抓住他唯一所知道的記憶:救出來的綾波呢?
當然所有人都不鳥他,也只說綾波已經不在了

接下來又有敵人來襲,真嗣聽到了綾波的聲音呼喚,也回應的呼喚
九號機(外貌似零號機)即打破外牆出現,要帶真嗣離開
當然這時後美理就出來制止了
一邊說不能跟它走、一邊再強調綾波已經不在了、一邊說要殲滅NERV跟NERV的EVA
鈴原妹也幫腔:隨便你、拜託你不要再搭上EVA就好
就在一團混亂,八號機又擋不下九號機的狀況,真嗣就跳上九號機要離開
美里雖然想起動DSS,終究下不了手,就讓真嗣脫離了訊號範圍

這一段大概是最先讓人摸不透狀況的吧
突然蹦出來的14年後設定,但是明日香依舊青春無敵,推拖個這是EVA的詛咒就帶過了
EVA真是超讚了啦,搭上去以後,還有青春永駐的功效,害我也想用了(誤)
還有就是分裂成兩個陣營:NERV跟美里的WILLE
NERV除了老碇跟冬月外的成員都跑到WILLE這邊了
其他人就算了,沒想到律子也跟美里這邊,所以是律子→老碇的感情設定也改了嗎?

再來就是真嗣部分,這裡可以看到他看起來很中二、幼稚的說他受夠了,然後就跟人跑了
可是真嗣的身體、心理都還停留在當年14歲的時刻
然後好不容易覺得自己作對一件事了,醒了以後發現大家都斥責他
「你不需要駕駛EVA了」、「你已經什麼都不用做了」、「不要再搭上EVA了」
不需要、不需要、不需要、不需要、不需要、不需要、不需要、不需要、不需要...
真嗣最害怕的不就是不被人需要嗎?
而且他認為搭上EVA是他唯一做了會被稱讚的事,但是現在卻被完全否定
老實說,美里也好、明日香也好,感覺得出來他們還是有在意真嗣的,但是卻完全不了解他
用了最糟糕的方式自以為能保護他,但相反的卻也是逼走他的根本原因
為什麼一個四十多歲、一個精神年齡二十八歲的大人,連話都講不清楚呢?
一味攻擊語言、否定對方、或漠視神情
會讓一個原本信任他們的14歲、精神又特別脆弱的少年大喊受夠了、想落跑也是很正常的吧?

  
被綾波帶往原NERV的真嗣,線是看到了殘破、廢墟般的建築,才真的有過了14年的真實感
途中走過高架,底下傳來鋼琴聲,真嗣探頭一望,與正在彈琴的薰眼神對上
當然怕生的真嗣立刻移開視線,繼續往前走
來到總部,又是跟以前一樣,跟依舊討人厭的老爸碇源堂會面
這次老碇的交代更簡單了:時間到了你就跟那個駕駛員(薰)一起搭上13號機,以上
就從此閃人了,非常糟糕的態度,難怪從以前到現在我完全沒辦法對老碇有一絲絲好感跟同情...

雖然跟著綾波回來,卻面對更加冷淡的父親
在空無一物的房間,能抓住唯一希望是自己親手救回來的綾波
但在與綾波的對話中,發現綾波只會沉默、回答:不知道、那是命令嗎?
當然對觀眾而言,可以肯定這個黑波不是同一個
但是對於真嗣來說,這個綾波是突然變成很冷淡、不熟悉的面貌
不過真嗣表示要幫黑波找書本給她,做出了討好黑波的行為
可以看到這時後的真嗣還算是積極,沒有因為被老爸討厭(可能習慣了)、被黑波冷淡(也習慣了?)就放棄

只可惜,接下來就進入完全碰不到黑波,送來的書也被放置Play,變成了完全孤身的一個人...
所以,當然就需要本作良心的登場!!

  
孤身在廢墟自暴自棄的真嗣,被薰邀請到地下空間,並且要真嗣試著彈琴
面對陌生人,真嗣首先當然是表明自己沒辦法
但是薰使出了真嗣最難應對的肌膚接觸模式,傾身靠近、拉著真嗣的手輕觸琴鍵
在耳邊低喃:這是很簡單的事,只要這樣敲擊琴鍵就好、只要這樣彈彈看就好了喔
用溫柔的口吻鼓勵真嗣去做新的嘗試

 
 
在真嗣彈奏出了第一小節,薰迅速果斷「擠」屁股過去 (瞬間小花炸)
四手聯彈時,真嗣不小心碰觸到薰的手而驚慌 (再次小花炸)
薰也只是望真嗣,讚美著:很好,你的音樂很棒
鼓勵著真嗣繼續彈下去,這時其實可以看到真嗣從緊繃的神情稍微鬆了口氣繼續彈奏
薰帶領真嗣聯彈,合奏出樂音,隨著音符傾瀉、清風徐吹、外頭的陽光也灑落進來

  
這段初次合奏,是全劇中第一次讓人感覺到陽光燦爛、閃閃發亮的美好之景
不論是平台鋼琴的黑亮、綠葉的鮮亮、藍天白雲的明亮
整個畫面色彩明亮鮮豔,一掃之前晦暗陰鬱的沉悶場景,彷彿是深陷谷底時出現了引導光芒
演奏過程,真嗣多多少少皺著眉頭、屏著一張緊張的臉
但是曲終時,薰再次讚美真嗣的彈奏,並說了「兩個人」真是好
聽到「兩個人」的瞬間,很明顯的真嗣眉頭放鬆了、也彎起了嘴角
並且放下心防的說,很久沒這麼快樂了
相互道別時,真嗣主動詢問,薰也報上姓名,此時兩人互相的稱呼為「碇君」、「渚君」

這一段我是看得非常滿意、喜悅、滿足、愉快、興奮...(下略省)
不是因為我是薰控,即使站在真嗣的角度來看,在一片大家要不就責備他、要不就漠視他的環境中
就只有這麼一個人讚美他、鼓勵他,沒有尖銳的話語,只有溫和的包容及音樂的撫慰
其實真嗣要的不過就是這麼簡單的事,只要有人能肯定他的價值,他就能努力下去
也許美里想保護他、明日香有在意他,但卻實在的重傷他
而薰則是展現溫柔似海,正面鼓勵與肯定,才是完全了解真嗣的性情與需求啊!
(薰:因為我一直只想著真嗣的事啊)

而且就如同畫面所呈現的光影色彩,這段邂逅就是真嗣當下的一線曙光,燦爛、耀眼
(那個真嗣神速學琴聯彈的問題就放一邊吧...)

  
第二次的聯彈,真嗣還提早到達
原本悶著頭抱膝,一看到薰的到來展露出了笑顏
這次的聯彈,就是之前最早公布那段不知所云的PV片段
彈奏鋼琴內部音弦的狀況、配上琴譜音符、意識畫面雙馬併奔,畫面色彩一樣繽紛鮮豔
但這次的重點感覺在兩人的對話
真嗣問:「要怎麼樣才能彈得更好?」
薰回應:「反覆練習,不斷重複同樣一件事,直到自己滿意為止」
如果把這句對應Q的標題:You can(not) redo
以及破最後,薰的台詞:「這次」一定要給你幸福
難免會讓人聯想到不是平行世界梗,走得是LOOP梗
薰在不斷重複的輪迴之中,尋尋覓覓想給真嗣一個能夠幸福的世界
不像其他人在意真嗣只是一小部分,額外還有許多更重要的事物
雖然有個人色彩腦補,薰的所作所為完全是為了真嗣,如何讓他幸福、並存活下去

另外,還有一個很微小的地方可以看到薰有多體貼真嗣
在初次聯彈時,鋼琴椅的高度是配合薰的,所以當真嗣坐下去的時後是踮著腳尖
二度連彈時,有帶到薰邊用腳打節拍的畫面
當時椅子的高度就適合著真嗣,真嗣腳平貼地面,反倒是薰還要稍微彎曲
可以讓我自行腦補(實際上應該也是如此)薰為了真嗣方便,調了椅子高度來讓真嗣舒服
這種細微到家的體貼哪裡找啊~~~~你說說看其他還有哪個角色是肯為真嗣作這種設想的!?
拜託~ 不論是零派、還是香派,喜歡就把她們抱回去
真嗣可以留給願意真心照顧他的薰嗎?? 我求大家了!

  
經過兩次的聯彈洗禮、音樂治療法之後,真嗣對薰算是慢慢卸下心防
還把已經壞掉的隨身聽,拜託薰幫忙修理
此時薰說了「因為是朋友」這種關鍵語,真嗣再次露出笑容
並且主動留下薰,邀請他一同看星星
在敘述喜歡看星空讓自己獲得平靜後的真嗣
薰很愉快的說:「能兩個人看星星真好,沒想到這麼愉快,謝謝你能邀請我」
這樣的直白,也讓真嗣坦白的說出:「覺得如果能和渚一起看星星應該很快樂」
然後偏過頭看薰的一瞬間,當然薰早就注視著真嗣
而我們萬年真嗣腦的薰,在這個時候當然要來個致命的插旗:
「僕は君に会うために生まれてきたのかもしれない」 (直擊心臟!!) 
                   (我的出生就是為了與你相遇)
不要說我這個薰控了,在這種場合、這種環境被這樣一講,真嗣這麼纖細一定會更加動搖吧

名臺詞啊、名臺詞,當年我也是被這句重擊的,貞本漫畫版全部刪掉時我還很憤憤不平呢
這次不少TV版薰的名臺詞有繼續拿來用,讓我很開心的
看星星的梗,則是最早出現在碇真嗣育成計畫Game (好物)
在破關後附贈的渚薰育成計畫裡,可以認真攻略真嗣
一起吃飯、戲水、看星星、洗澡、同一條被子睡覺,最後還可以裸飄擁抱、順便私奔,官方全程配音
要不是畫風太特別,我可能會把它當正史來看了...

 
當某日真嗣發現身上配給的制服是冬二的,因為擔心沒什麼精神
當然被薰給察覺了 (薰:因為我一直只想著真嗣的事啊)
真嗣向薰表達了他對以前朋友的擔心,也很難得放心示弱他很害怕
就見薰便得相當嚴肅的問想知道真相嗎?

看著薰的表情,感覺上並不想讓真嗣知道,很清楚明白真嗣知道以後絕對會有很大的衝擊
但是真嗣有求知的需求,所以他才帶真嗣去見證
也不是一味的寵溺真嗣,以為不讓他知道真相就是為他好
而是如果真嗣真的想知道,那就讓他看了真相以後再來幫助他走下去

   
在慢慢走到外界的險峻樓梯,又高、又有雲霧、視線模糊的走在狹窄的梯子
薰帶著真嗣,讓他看到了當年初號機引發的第三次衝擊的遺跡慘狀...

走樓梯這邊的時後,薰一個人走在前面,幾乎不太等真嗣
我還在想說這好像不是那個溫柔體貼的薰啊
結果下一刻,真嗣叫喊:「渚」,雲霧散去再次睜眼時,薰的手就在眼前,一抬頭,就是薰的笑容 (帥翻)
前面本來以為的不盡人情,但經過某D的解釋:這次運用吊橋理論來把真嗣吧!
伸手救援又這麼適時,根本就是來插旗的
而且,以前角色設定還是官方訪談就有說過
薰通常都是手插口袋,代表他有所隱瞞,但只有在真嗣面前會伸出手,表示對真嗣的坦白

 
三次衝刺後的慘狀,這邊只能大致知道真嗣為救綾波,初號機覺醒成神,造成了第三次衝擊
城市裡的人多半死亡,這就是NERV、碇源堂計劃的人類補完計畫
真嗣當然受到極大的衝擊跟震撼,他只是想救綾波並不想毀滅世界
但薰也告訴他這就是事情的起因,造成這樣的結果,這就是真相
而Lilin(人類)為了懲罰就讓真嗣帶上了DSS
致此,真嗣當然就慢慢走向崩壞之路,任中二發言否認自己沒錯、和自己沒有關係

這邊關於薰解說三次攻擊的內容跟畫面,我覺得還滿深奧的
薰又慣用那種深不見底的口吻、深奧難懂的詞彙來講
所以我也只能理解反正就是初號機跟真嗣造就了衝擊,然後大家都死光了這樣
但是就算聽不懂,也足更讓真嗣壞掉了
而薰也真的很直接坦白的告訴他:確實是你造成的
但是薰又說:「沒有還不清的罪孽,還有希望」,企圖舒緩真嗣,不過壞掉中的真嗣感覺聽不見

接下來慘的是冬月約談了真嗣,談了唯跟老碇的事,還說了綾波只是唯的複製
(另外,原本的碇唯、六分儀源堂,這次改為綾波唯、碇源堂,不知道這樣改動的用意是啥?)
然後確認了黑波不是自己想救的綾波
腦海想起老碇、美里、明日香、黑波、冬二妹的否定、要求自己的聲音,然後就...崩潰啦...
龜縮在房間裡面,連薰幫忙修好的隨身聽甩開一邊,呈現自閉、崩壞狀態
嘛,雖然有點中二,但是可以理解就是了,這些真相爆點本來就不是真嗣精神支撐得住的

  
此時,偏偏13號機完成,時機已經到了,薰來到真嗣的房間要求一起前往
自閉中的真嗣當然暴怒抗拒說不要,搭上EVA沒有好事、綾波也救不到、他不要再上EVA了
薰雖然苦勸E改變的事,只能用EVA去修正
但是真嗣還是繼續靠背不相信任何人了!
薰憂傷的看著真嗣的背影,緩緩的說:「希望你能相信我」
不過真嗣依舊打槍說沒辦法,光是脖子上的東西就在威脅他的生命了
以絕望般的氣音說著EVA什麼的已經不重要了

真嗣的絕望感,一直都是薰在意的事,於是在真嗣陷入絕望之前,緩緩的走向真嗣

 
   
薰靠近真嗣,解下DSS
一面溫柔的說:「我知道,那麼Lilin的詛咒與覺醒的風險就由我來接受吧」
一面將DSS環套在自己的頸部
真嗣回頭看到時的震驚,仍然笑著柔聲安慰:「不要在意,這是遲早的事」

這段當薰伸出手、解開DSS的瞬間,我緊繃到屏息難以呼吸 (不要幫自己立下FLAG啊~薰~)
雖然這是之前都被捏到的事,但是讓我還超糾心的
另外,有人問說既然薰能拿下DSS,幹嘛自己帶上去,這不是找死嗎?
雖然我心裡也是有一絲希望想,拿掉就算了啊~~
可是這時後的真嗣只差一線之隔就會壞掉了,為了要讓真嗣願意相信人、願意信賴他
所以這個賭命的行動也是薰豁出去了,以自身的代替承受,來換取真嗣的信賴
此舉可以讓真嗣還有人站在自己這邊,有人可以依靠
也就是這樣無私付出,才能安撫住真嗣差點崩壞的心

可以再拜託一下嘛~ 不論是零派、香派,喜歡就把她們抱回去
真嗣可以留給願意真心照顧他的薰嗎?? 我求大家了!

 
  
以賭命承擔的交換,果然讓真嗣平靜下來
能夠好好坐下對話,兩人的訂情信物(誤)隨身聽放在中間,距離拉近了一些
薰告訴真嗣,還有希望,只要拿到地底下的兩把槍,就可以阻止第四次衝擊,配合13號機,還可以修復世界
真嗣聽完,感覺得出放下了重擔,略帶欽佩的說:「是你的話一定可以」
而薰再次說了這部的關鍵字:「是和你的話」、「兩個人一起成為Lilin的希望吧」
這下子讓真嗣完全放心下來,佩服薰的無所不知
這時薰當然要及時插旗:「因為一直都只想著你的事啊」 (炸)
接下來當然就是關係的確認啦~(誤)
「謝謝你,渚君」真嗣微微前傾靠近
「叫我薰就可以了」在薰真率直視的眼神下,真嗣臉頰泛紅「那麼,叫我真嗣就好了」
「兩個人在一起一定會有好事的,真嗣君」薰伸出了手
「嗯,走吧,薰君」真嗣下了決定,緊握住眼前的這隻手,兩個人的話一定可以的!

至此,兩人的稱呼改變為「真嗣」、「薰」,代表關係更進一步,羈絆與信賴感加深
當然是樂得所見,也可以發現TV版的薰進度有多超前,首次會面當下就攻略完成...(庵薰果然腹黑)
另外,當激情過後(?)平靜下來的兩人坐在床邊的畫面,我以為薰手會牽上去啊~~竟然沒有!!
TV版不就是在澡堂同角度,手就黏上去的嗎! (再次肯定,庵薰有多腹黑)
你都快沒時間了,還不趁現在剴點油啊~薰~~不要這麼死腦筋啦!!

  
  
兩個人穿上的情侶套裝駕駛服,搭上了情侶包廂的13號機
在駕駛艙連結之時,真嗣握著隨身聽沉思,一回頭,就發現薰正看著自己
兩人相視、眼神交會、示意,同步疊合的一起喊:「13 號機,啟動!」

啊啊啊~就是讓我飛躍的小段落啊
在等待駕駛艙連結時,在真嗣還沒發現時,薰就一直望著真嗣方向,讓我心跳不已
再來,兩人用眼神示意,真嗣輕笑,然後共同的合聲,頻率一致、音韻和諧,根本天籟!
我感受兩人心靈互通,真嗣完全託付薰的美好啊~~快嫁啊!!

 
因為兩個人一定可以做得到,真嗣這麼相信
所以在下潛到莉莉絲結界的時後,看到了九號機跟下來
便皺了眉頭,發嗔抱怨:「不是只有我們兩個人啊」、「只要有我們兩個就夠啦」

這樣的真嗣,我可以腦補成想要和薰的兩人世界,不被打擾嗎?

 
  
突破結界前,薰再次強調「兩個人一定行」,要真嗣想起彈琴的節奏、達到兩人同步
然後兩人相視,再次用眼神交流,突破結界後,真嗣開心在望向薰,兩個人果然「成功」了

相視而笑、眼神交流果然很無敵啊...

  
到達底部,有著曾是莉莉絲的殘骸、及六號機、插在上面的兩把槍「朗基奴斯」與「卡希烏斯」
要拔起兩把槍,需要兩個靈魂,13號機情侶座艙就是為此製作,且是身為複製體黑波無法來做的
就在兩人靠近莉莉絲之時,薰發現了槍的形狀不對,原本「朗基奴斯」與「卡希烏斯」是不同樣子的
(卡希烏斯就是破最後薰從投射下來捅初號機的那把)
正在思考理由時,WILLE派來的二號機、八號機也攻了進來
13號機 V.S 二號機;9號機 V.S 八號機
當明日香發現13號機裡有真嗣,更是氣得大罵真嗣小鬼、又想引起衝擊嗎?
真嗣反駁只是想拯救世界、想一切重來,明日香還是毫不留情罵果然是小鬼,持續的攻擊

這段比較奇怪的梗,應該是瑪莉稱九號機為「亞當的容器」
還有薰說六號機被Lilin利用改成自律型 (感覺像是他沒搭上六號機過)
另外,13號機的武裝類似「浮游炮」,非常炫!
尚有真嗣對明日香大喊:「為什麼要阻撓我們」,很容易被我腦部成向長輩爭取認同戀情的模樣...
拒絕完黑波,換拒絕明日香,所以正確官配就是薰了吧 (蓋章)

那當明日香強烈反對、激烈拷打真嗣時,明明是雙人座中的薰在做什麼呢...?

 
這傢伙在沉思啊...
即使真嗣叫他來幫忙、詢問到底怎麼了;明日香藝顏得越來嚴重時
薰依舊沉思中...沉思中...沉思中... (囧)

 
當薰終於想通一切都是老碇的計畫,槍已經被掉包了,這一切都是陷阱
剛好二號機電量用完、被真嗣甩到一邊,等待瑪莉補給
趁著這個空檔,真嗣急於去拔槍
薰出聲阻止真嗣,要他住手、有很不好的預感、那不是他們期望中的希望之槍
但是真嗣已經被Redo一事衝腦,完全不聽勸
這時後,不知道是真嗣還是老碇刻意設計,把薰的駕駛系統停掉,真嗣就一個人繼續往前爆衝

就在大家一片幹聲中...

真嗣爆氣了! 發揮主角威能了! 他一臉開心的拔出雙槍了!!

然後一切就失控了...

這邊應該不少人就嫌真嗣中二了吧,人家都說不要拔了還是要拔...
也有人說薰就是被這樣舉動給害死的
雖然我也是薰控,我也希望真嗣能聽一下薰的話
但是我也知道這時後的真嗣被贖罪、重製的強烈心願占滿到沒空思考
而且就差這麼一點時間,可能等一下明日香就又會攻過來了,所以才這麼衝動吧...
雖然不滿意,但是很合理,只是讓我難過而已
明明這次薰有意願「兩個人」一起活下去的說...


 
13號機解除裝甲變成四隻手,拔出了雙槍後(兩把都是朗基奴斯)
莉莉絲的殘骸崩解,老碇眼前EOE出現過的大頭零也崩成血海,六號機做為12使徒生存
明日香想要打爆六號機卻無能為力,瑪莉直接說沒有用的,那個最後使徒(12使徒六號機)全身都是核心
接著六號機糾結成大臉零、九號機被SEELE控制、真嗣無法控制13號機
老碇關掉SEELE的石板(這次老人變成板子了?)、13號機吃12使徒的核心,覺醒為神
開始了第四衝擊的前奏

這裡有個大問題是薰的喃喃自語:身為第一使徒的他竟然墮為13使徒,開始與最後相同
算是很大的異動吧,雖然說原本薰就是第一使徒亞當的靈魂,不過還是一直都以最後使徒的身分登場
這次便成了原本就是第一,結果墮為第13
不禁讓人猜測,薰預計以第一使徒的餘裕來Hold住全場,結果還是算錯被老碇擺了一道
DSS也感應到薰的使徒覺醒而有所反應,第九交響曲也開始唱了,這下子,FLAG是拔不掉了...

 
13號機飛出去後,2號跟8號追出來,不覺得8號的動作有點可愛嗎?

 
  
發現自己又犯下大錯的真嗣,原本想要依賴薰該怎麼辦
卻看到薰頸部的DSS發動中,環成椎狀繞著薰的頸子
真嗣緊張的伸手想要去觸碰阻止,偏偏被駕駛艙隔絕
明明就在身邊,但卻無法觸及到對方,這樣無能為力的畫面令人十分悲哀

此時WILLE的Wuder衝撞過來,企圖阻止13號機,但是九號機出現,反倒是侵蝕了WILLE的系統
明日香前去救助WILLE,瑪莉則前往追13號機
明日香開啟獸化模式,攻擊九號機,最後使用自爆來同歸於盡
黑波、明日香各自彈出駕駛艙逃生

  
此時的真嗣已顧不得發生的衝擊,只能靠在邊緣哭訴著是自己的錯
即使是此刻,薰還是說了: 「這不是你的錯」、「是我墮為13使徒」、「一切起因在我」
當真嗣陷入恐慌之中,薰人留下了溫柔的話語:
「即使靈魂消失,願望與怨恨會化為情報留下來,總有一天會改寫」
「對不起,這不是你希望的幸福」
「我來關上靈魂之門,真嗣什麼都不用擔心」

把一切的問題攬在自己身上,只希望真嗣放心的薰
我...唉...我也不知道說什麼了
都什麼時候了,薰還是只擔憂真嗣的狀況,優先安撫他
那個道歉、那句不用擔心,字字都是重擊啊
完全不考慮自己的生死,完全真嗣中心的薰,我不知道該怎麼辦啊...
到底該怎麼辦,庵野才願意給他一條活路...啊啊啊...好煩悶....

 
決定犧牲自己關上靈魂之門,薰讓13號機將長槍桶入機體
讓引發第四次衝擊的兩個靈魂少掉一半,迴避毀滅結局

 
 
 
 
「真嗣只要能找到能屬於自己的地方就好」
「緣會指引你的」
「別露出那樣的表情,我們還會見面的,真嗣」

一邊笑著、一邊傾訴著遺言,薰帶著笑容、帶著對真嗣的關懷,碎裂在真嗣的眼前

......
............
...................(擊沉狀態中)
............................我不知道要說什麼......
連下面的圖我都沒勇氣截了,還能說什麼
這個瞬間我腦袋也跟著炸掉啦
好險某D當下沒跟我講話,不然我應該連句子都講不好、或是文法不對吧

唉....
唉唉....我還是說不出來...
不管怎樣,我這輩子能夠認識薰真是太好了,我真的好喜歡薰,該怎麼辦啊啊啊啊~~~
要覆蓋上多少周邊產品的錢,才能讓他有好結局,我願意盡力去貢獻啊!!!
虐成這樣我要當廢人多久才能回神過來啊!!!

 
 
我都崩潰了,真嗣當然更慘,只會貼在血牆邊恍惚
當瑪莉來救援,想拔出真嗣的駕駛艙,來徹底停掉13號機時
呼喚真嗣要撐住、至少去救公主(明日香)、你是男人吧!
真嗣就這樣貼在牆邊,搖著頭、顫抖著肩、完全沒有在聽,呈現廢人狀態
當駕駛艙被瑪莉硬是拔出彈飛出去,薰的殘影也迅速離真嗣遠去

接著13號機恢復普通狀態,第四衝擊中止
回收8、2號機殘骸的Wuder退去,在NERV說著一切都在計算中的老碇
雙方人馬都暫時脫離戰場,歸於平靜

嗯...看到貼在牆邊一邊喘、一邊抖動肩膀、一邊搖頭的真嗣,非常受...而且是楚楚可憐的那種
看他完全不理瑪莉的呼喊,陷入失去薰的崩壞,雖然很廢,但是我覺得這樣才對
如果連這點哀悼、動搖都沒有,我大概會想從他頭上巴下去吧

  
不知道被彈到哪去,真嗣的駕駛艙被明日香開啟,我們可以看到一臉擔心的明日香
但是真嗣看不到,因為正在龜縮廢人狀態中
一臉緊張擔心的明日香,是我最喜歡的時刻
但是下一刻就回復成傲嬌模式:「臭小鬼真嗣,你沒來救我啊!」
不過真嗣更加縮了一下肩頭,連頭都不抬
明日香再怒斥幾句,丟著真嗣扭頭就走,不過到了半路又折回來,真嗣還是一動也沒有
明日香更是氣得踢了一腳,真嗣順勢倒下去,很厲害得繼續維持不動

真嗣這次是比以往還要悽慘的廢人模式,不過離薰的死亡也才沒多久,要他振作是不可能的
而且這次的薰是同伴,沒有背叛、不需要手刃,卻因為自己過失而犧牲
至少也要這麼廢,我覺得才對得起得薰,不然我會認為真嗣才是背叛者
雖然知道薰一點都不希望看到這樣痛苦的真嗣,但是我還是忍不住希望真嗣能同等認真看待薰
這就是身為薰控的我,對真嗣的小小要求吧

 
接著邊罵真嗣小鬼、只會撒嬌、長不大讓人操心的明日香硬揣真嗣出來,拉著他站起來
一邊抱怨,又拉著真嗣走
同時黑波也出現了,同樣陷入不知道自己是什麼、也不知道該怎麼辦的狀態
所以實歲28的明日香大姐姐,就只好無奈的帶著這兩隻尋找救援去

然後、然後、然後就片尾曲了啊!! (錯愕)


劇情部分,很多人看完直接靠杯的理由其實就是時空跳躍太多、新設定又一堆
然後結局來得很突然、錯愕
短短一部片的時間根本解釋不完、甚至是沒去說明,導致看不懂
光是這個過了14年設定,然後完全銜接不上「破」最後劇情,就是一大謎團
不過畢竟Q只是四部曲的第三部,說到底作得好不好,個人覺得還無法蓋棺定論

比起「序」、「破」的淺顯易懂,單純直接敘事,觀眾也處在上帝視點,很容易了解情況
可是這次的Q把客觀視點收了回來,把重心拉回到真嗣個人身上,以他的心理狀態為主軸
觀眾也被拉到跟真嗣視點相同地位,真嗣什麼也搞不清楚,觀眾當然也跟著搞不清楚
所以我覺得會大罵劇情亂七八糟、真嗣到底在搞什模的人,應該要更能體會他的崩壞吧

以我個人來看,就只覺得非常悲傷,不只是薰的部分,也包含了對真嗣的狀況
序跟破讓他變得積極起來、還爆氣威能,這部Q簡直就是整整打他臉的紀錄...
或者是說,一部Q教你學會如何毀掉一個人心靈的方法...


人物方面,在PV露臉的幾個新角,冬二妹、粉紅頭根本完全不重要
直接砍掉也不會有影響,不知道為什麼作新劇場版就一定要放新人

舊角中,老碇不用特別說,一如往常的討厭,沒有角色崩壞的問題,只有越發厭惡的事實
而美里的變化是最糟糕,雖然包在很深的內心裡有好意,但是手段是完全得把真嗣推出去
明日香也差不多,那個賣點的傲嬌臺詞:「打女人太差勁了」、「你沒來救我啊」
是很典型啦,應該會讓香控開心吧
但是明明先想把對方砍成兩半的人,被反擊就講不該打女人
立場對立,抱怨沒有來救,是講要救什麼啊? 我都不懂了,真嗣會懂?
所以扣除為了傲嬌而傲嬌的部分,明日香這14年來應該是很辛苦,我可以理解
但是28歲了捏,跟一個14歲而且搞不清楚狀況的小鬼計較會有用嗎? (雖然那個40多歲的更糟)
這樣的態度一樣是把真嗣推出去的元兇之一
你們都大人了,拜託可以把話講清楚嗎?,這只讓我想到暮蟬裡面強調的「溝通才能避免悲劇重演」啊!
再來的瑪莉,就是個助攻加賣萌來緩衝氣氛,目前看不出跟劇情核心有關
黑波...應該是來打醬油的,影薄到極點,也許撿回隨身聽後會有轉機

薰嘛,當然是本作救贖
這次很大不同點除了設定上原為第一使徒,之後才墮為13使徒
還有薰的生存目標確定是為了創造能讓真嗣幸福的世界,白月與黑月誰是正統的問題已經不管了
而且也非一心求死,有意願這次和真嗣兩個人一起解決問題,共創真嗣期望的世界
也不讓使徒身分變成背叛真嗣的理由,面臨要真嗣下手的抉擇場面
基本來說,這次是有希望走生還路線的,但是就是老碇的錯 (幹!)
另外,感情表達方面,有人說Q薰為天然純情派,所以手腳不如腹黑庵薰快
我是覺得只是薰這次比較謹慎吧,有著第一使徒的餘裕、時間沒有這麼緊迫,所以才會按部就班來
也間接感覺到本來預計可以生還,故更加謹慎的對待真嗣
不過,憑著本性,發自內心的關懷,真嗣不中鏢才奇怪 (只有KY的貞本薰才做不好)

真嗣嘛...有外掛威能但是一直被打臉的主角,請不要再虐他了!!
有必要讓他爆氣後,再賞他巴掌嗎?
這樣馬上就縮回去啦,而且變得更廢
你看薰死了以後,真嗣壞到一句話都沒再說過!


看累了嗎? 聽首好歌治癒一下
http://www.bilibili.tv/video/av472455/index.html

什麼,你說這根本致鬱
欸,宇多田光的櫻流還有什麼好挑剔
雖然官方否認有角色立場,但我怎麼聽,怎麼看歌詞
高達9成9就像真嗣→薰的心聲啊!
Q裡面真嗣確實、唯一失去的人不就只有薰嗎?  (不要告訴我老碇失去了唯這種話,我只想掐爆他!)
而且薰又便當了,讓我們腦補一下很過分嗎?


最後碎念,設定太多太難消化了
但是我還是可以稍微相信標題的 redo、薰強調的重複練習、與還會再見面
還有破的那句:「這次」會讓你幸福
來期待看到最後的真劇場版:|| 還有薰的戲分嗎?
畢竟現在看到最有可能的推測就是
TV版→舊劇場→序→破(三次衝擊成立)→Q→序→破(薰砸槍下來阻止衝擊)→??
或是從破有無成立衝擊產生分歧,有則進入Q,無則進入原本的終章

如果聽聞可以獻上什麼祭品,或是要買多少周邊來召喚薰的存活路線
請務必告知,將全力必達!


6月的台灣上映,我還是會去
為渚薰生存路線奮鬥! Fight !

我還在服喪期,竟然花了一整天寫出近萬字的內容,我是有多麼鬱悶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